工作交流
关于加强老年教育服务供给完善终身教育体系的建议 省政协委员 乔久华

老年教育是教育事业和老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强老年教育服务供给完善终身教育体系是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的应有之义,是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途径,是提升广大老年人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本质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推进教育数字化,建设全民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大国。”为新时期我国老年教育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对人口老龄化加剧形势下如何办好老年教育具有重大意义。为此建议:

一、老人教育组织要再加强。着力构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学校实施、社会参与、普惠共享的老年教育组织领导构架。科学统筹各方主体职能职责与老龄化社会发展、老年教育链条要素的耦合关系,有效解决老年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紧迫问题,有效搭建跨部门、跨系统、跨区域的多主体、多要素深度协同、多维联动、同向发力的工作体制机制。政府在党委领导下,应全面负责老年教育工作,组织各级各类老年大学、职业院校、老年教育专业机构等,努力成为老年教育工作的政策执行者和具体实施者,成为推动老年教育政策落实落地的重要力量。动员全社会共同努力,引导社会力量和民营资本深度参与老年教育,逐渐成为老年教育服务供给的“主力军”,切实推进老年教育普惠式发展。

二、老年教育质量要再提高。从内涵要义来看,老年教育质量的提高,要坚持量和质的优质发展,真正满足老年人的学习需求。其主要路径:一是体系化。注重体系建设,健全层级体系、理顺管理体制,努力形成纵向贯通、横向协同的管理体系。二是标准化。加强老年教育场所、课程、管理等标准化建设,定期开展标准化评估,全面推进老年教育标准化建设。三是多样化。整合各方办学优势和特色资源,在老年教育办学主体、资源配置、课程开设、教学手段和服务供给等方面呈现出“百花齐放”态势。四是数字化。随着社会数字化转型程度加深,数字化势必成为老年教育新生态的重要主题,要在基础环境、教学实施、教育治理和人才培养等方面创新变革。五是生活化。要基于老年教育自身发展规律和老年人学习特殊性,把生活场景化技能教育作为新时期老年教育的重要内容,依托虚拟仿真技术有效满足老年人提升高质量生活技能的需求。

三、老年教育内容要再拓展。随着老年教育规律性和特殊性及老年人学习的多样性和个性化需求的变化,老年教育发展内容也应随之变化。高校继续教育学院要牵头组织相关部门,开发多样化、高质量的课程,满足老年人高质量个性化的教育需求。注重从低层次娱乐向高层次赋能拓展。在以往娱乐型教育的同时,在数字社会生活技能、老年智慧康养知识普及等方面增智赋能,实现积极适老、健康休闲、能力开发等多种教育。聚焦从满足需求向引导需求转变。在有效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和个性化学习需求的同时,更要引导老年人学习需求,发挥好老年教育在维持智力、发展能力等方面的重要功能。将老有所学与老有所为结合起来,充分发挥老年人特别是低龄、健康老年人在劳动就业、志愿服务、社区治理等方面的重要价值和独特优势,进一步开发和利用老年人力资源,并建立统一有效、智慧便捷的平台载体和对接机制。

四、老年教育资源要再优化。针对老年教育学校办学性质多元,存在着政府办学、公办民助、民办公助、社会力量办学等多种形式,办学机制和资源配置等也主要局限于本系统或本部门的现状,完善构建跨系统、跨部门的多主体协同的省域老年教育共同体。积极整合社区资源,从人、财、物、场地设施进行统筹,办好社区老年大学,共同打造区域资源共享共用的“一刻钟”老年教育服务圈。加快推进老年人“老有所学”支撑体系,构建数字化、个性化、终身化的时空一体、虚实结合、多端输出的老年教育服务体系,推进实现“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教育环境,让老年人切实感受到优质教育资源确实能用、真的好用、随时爱用。

五、老年教育投入要再加大。进一步巩固和强化新时期老年教育地位,深化老年教育管理体制机制改革,适当增设专职工作部门,细化主体职责分工,灵活配置人员编制,选配专职工作人员,动态选聘一大批高素质兼职教师,加快建设一支数量充足、业务精湛、素质精良、结构合理、专兼结合、相对稳定的老年教育人才队伍。完善老年教育财政投入、资金筹措、税费改革、选树典型等相关支持政策机制,将老年教育经费纳入到财政年度预算并实行单列单支。充分发展老年教育市场行业,主动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应以老年人学习刚性需求和特殊需要为导向,依托新技术、新行业、新业态,积极研发适老化、个性化、智能化老年教育产品,大力发展老年教育产业,拉长拓宽延伸产业链条,增强老年教育产品竞争力和老年教育市场发展活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关于综合整治电动车充电桩的调研..